執著肉體交纏的我們 也許只是渴望一個純愛的吻|情慾故事-METIME



他們是在一個雨夜裡見面的。


凌晨三點,從深黑如洞窟般的夜店裡走出來,離開震耳欲聾的樂聲還有瘋狂扭動的人群,騎樓的燈讓她瞇著眼。


她一向喝得剛剛好,只有腳步微微踉蹌,衣著和妝容都還算整齊,一身緊黑短俏的紗質小洋裝和纖細高跟鞋,裙襬像不規則的波浪,隨著略顯雜亂的步伐一下下拍打光潔白皙的大腿,她用沒拿包的那隻手扶著牆,讓眼睛慢慢適應光線,才看見以黑夜為背景、如銀針不斷掉下的大雨。


她獨自站在騎樓下,酒意暈茫前來困住她,覺得困擾又有點煩躁,本來想乾脆轉頭回到夜店裡,她的朋友都還在,交換曖昧和體液的夜才剛剛開始,他們挽留她,不曉得為什麼許久未見的她忽然就說要走?然而今天的她頭也不回,她說,她累了。


真的累了。


無處可去,沒人可約,她心想直接叫部車回家睡覺吧?忽然旁邊的超商有道人影走出來,和她一樣縮在騎樓下,抬著頭看向天空,也許是那個輪廓分明的側臉,也許是對方還沒脫下那身超商制服?總之不知道是什麼吸引了她看過去,那個男孩發現了,轉過頭和她相對。


「妳要傘嗎?」男孩打開背包,望向她的是乾淨無比的眼神。



被大量寂寞稀釋的真心

她要的不是傘,仗著酒意大膽開口,「你下班了嗎?要不要去喝酒?」

男孩沒說好,也沒說不好,只是靜靜的看著她。


「我就在這裡打工,」最後他開口了,是她喜歡的、在最低沉處會發出嗡聲般厚實的嗓音,然而對方指著旁邊許多人進出的超商說,「都值大夜班,妳……可以來買水。」


對方把傘放在地上,然後騎著停在旁邊的半舊機車走了,她愣了幾分鐘,不顧曝光邊緣地蹲下身撿起那把傘,忽然間她有點想吐,不知道是因為喝了酒?因為對方毫無邪念的眼神?還是因為自己隨隨便便邀約一個陌生人?


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?變得好寂寞,或者寂寞根深蒂固,就長在她貧乏的心裡。白天努力工作、為了應付需索無度的原生家庭;晚上夜夜笙歌想拋卻煩惱,卻沒有辦法消減一點點寂寞,男人們總是經過她,然後又離開。她常想為什麼找不到和自己站在一起的人?就算不是100%,50%也可以呀,但沒有,她始終一個人。


只有在床上,感受瘋狂交纏後短暫的溫存,那些無法證實的甜言蜜語,讓她覺得自己可能被在乎,聽起來這麼可悲,但她像吸毒那樣深陷其中。



他在大雨中狂催油門,雨絲密集的刺進眼裡,視線模糊不清,他卻覺得自己又看見女孩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,冷冷的,帶點淡漠的,彷彿什麼事都不在乎、卻很傷心的眼神。


但她好像不記得自己了。


第一次看到她,也是在下著雨的深夜,大約是兩、三年前吧?那時他還是個大學生,家裡早就說如果他想繼續唸書,一定要打工,剛入學他沒什麼選擇的找了最低門檻的超商工作,在社區型的分店待上一陣子後,被調到黃金地段的門市,想說趁當兵前多賺點,所以接了沒人想要的大夜班。


夜班算輕鬆,尤其平常日時顧客少,沒有白天那種擁擠得令人窒息的感受,補貨收銀就算是一個人也忙得過來,還可以找空檔看點書,同事偷懶稱病,臨時就不來上班,他也沒抱怨過。


超商地點位在精華區的大樓內,他剛進來就聽說樓上有家很出名的夜店,所以週末假日的來客潮是波段型的,十二點進場前有一波,買各式提神飲品的時尚男女嘻笑怒罵,瘋狂釋放曖昧訊息;兩、三點一波,通常已經半醉的酒客們進來買菸,或者買更多酒,霸佔外面的座位區大聊特聊後又回夜店,留下大堆垃圾待清。四到五點多是最後一波,很常出狀況,他自己就曾雞婆搖醒幾個倒在超商外、醉到不省人事的女孩,順便幫她們叫車什麼的;更多的,是看對眼的男女拉拉扯扯的上了車,揚長而去。


他初次看到她,就是在某個週末的最後一波。她沒有醉倒路邊,沒有吐了一地,還能自己走,看起來比誰都清醒,她進入超商,帶來清脆的一聲「叮咚」,他抬頭,暫時忘記呼吸,那張脫了腮紅和唇彩的臉頰略顯蒼白,鼻子高高的,塗上一兩層睫毛膏的眼神明亮,長髮輕輕披在肩上,露出細緻的鎖骨,她走來櫃檯時掀來淡然香水味,屏息的他在此刻重新開始呼吸。


女孩只拿了瓶水,他慢一拍才結帳,大概是因為這樣她抬起疑惑的眼神,「那個,請問……有載具嗎?」他拿著掃碼機的手可能在抖,「沒有。」她的聲音微啞,可能是在夜店吼叫的緣故吧?他將零錢和發票遞過去,然後女孩把它們分別放進前面的募款箱裡。


女孩沒有立刻離開結帳區,而是看向門外,他也跟著看,有個穿著入時但明顯比他們年長的男人站在門口附近,邊通話邊抽菸,聲音很大,有幾分醉意,女孩回頭拿起水,視線對準他,似乎有點探究的意思,他重新緊張起來,手都在抖。


女孩只在離開時向他說了bye bye。


初次相遇,是超商男孩的一見鍾情,結果鍾情一發不可收拾,他盡量把班都排在週末就為了再遇見她,他沒有失望,她幾乎每週都會出現,都來買水,都和陌生男人離開,只給他一句bye bye。


後來發生意外插曲,卻沒有讓他們更靠近,因為她消失很長一段時間,而他升上大四課業重,暫停打工一陣子,直到今晚再次遇見。


她看起來還是那麼傷心,而他鼓起全部勇氣,卻只能給她一把傘。


如果選擇朝彼此靠近一步,就可以重新開始

叫不到車,她提著脆弱的高跟鞋在路上徘徊,被雨淋得不成人形,離開前她把那隻傘送回超商,「你們的店員掉的。」她說。


她漫無目的在深夜游蕩,不太記得回家的路,很正常,因為每次都清醒的來、失去方向感的離開--去別人的家、酒店、旅館……到處都是做一次愛就原形畢露的男人,她不想在性愛中流連,卻找不到值得停留的懷抱;她以為自己很享受當女主角,但總演著光怪陸離的劇情,尤其倒霉的事都發生在雨夜裡,那晚就是這樣。


那晚她心情不好,喝得太多,剛認識的男人扶著她要離開,她沒拒絕,只說想喝水,男人答應後卻接起電話,她乾脆自己去買,結果出來就聽到對方得意洋洋的說:『每次都在夜店看到她,今天終於輪到我了!』


腦袋來不及反應,她已經那瓶水甩在男人的後腦勺上,對方本想說幾句彌補的話,她開口大喊:『你只是我打發時間隨便選的而已,這麼久才輪到你,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嗎?!』


騎樓下全場靜默,男人臉色鐵青衝上來,大概是要動粗吧?週遭所有人都僵在原地,竊竊私語,沒有人往她的方向多走一步,她撐著昏沉的身體不肯示弱,忽然,有誰擋在自己面前,攔住對方暴起的手,一邊吼:『再動手我就報警!』


她在雨中暫停腳步,腦裡陸續浮出更清晰的畫面,像是那個見義勇為的男孩背影,穿的好像是超商制服……其實她不曉得鬧劇是怎麼落幕的?稍微清醒的時候,朋友們早已把她帶離現場,後來有半年她沒再去過那裡。


記憶的碎片噴發,制服背影,那句低沉的「妳可以來買水」……她想起來了,每次在夜店鬼混完,離開前她總會買瓶水,總是同個店員結帳,她滑手機,眼角餘光發現那隻找錢的手在微微顫抖,她抬頭,對方緊張得連眼睛都瞇起來,她一直期待對方會說些什麼,就像那些在夜店搭訕的男人般直截了當,但始終沒有,她只好說,bye bye。


原來都是同一個人嗎?那個向她靠近一步,擋下拳頭的人。


雨逐漸小了,酒氣褪去,她發現自己站在十字路口邊緣,逐漸能辨認出回家的方向。

世界很安靜,她空空如也的心有了聲音

希望明天還會下雨,她想。


她也要往前走一步,去向他借傘。


#戀愛#感情#性愛#性慾#性經驗#吸吮#陰蒂#蜜探#情趣#情慾#做愛#愛愛#高潮#自慰#成人用品#吸吮器#sextoys#sex #女性用品 #成人小說#連載小說#情慾小說#女性專欄#女性文章#按摩棒#禮盒#情趣用品

訂閱新消息!

購物車 (0)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