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蜜編

我的情慾勇往直前 凌晨三點,與天菜的不期而遇?(2)|情慾小說連載-METIME

更新日期:2020年12月23日

{前情提要}小蜜的生日趴刺激到不行,先是姊妹淘送上情趣禮盒要她好好「愛自己」,接著又大聊第一次與情趣用品相遇的不OK經驗,三十歲了,感情之路會否極泰來嗎?......收看上集


我的慶生續了兩攤才過癮,最後大概是凌晨兩點散會的…...嗯,大概吧?當我東倒西歪的爬上uber時,是有勉強看了一眼儀表板旁的電子鐘啦,但隨後我就陷入短暫昏迷的狀況,再有意識時,是因為耳邊傳來由小變大的呼喚聲。

「小姐?!小姐!」


眼皮重到不可思議,意識也慢上三拍不止,最要命的是,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上車後就直接睡倒在後座,左手垂放邊緣,還記得要抓著包包背帶。

「小姐醒了厚?妳家到了哦!」司機盡量維持他的專業冷靜,但我睜開眼睛後他的口氣明顯放鬆下來,看著我胡亂摸索著椅墊才找到手機的驚慌失措樣,還很好心的要我慢慢來,我隨口道謝了幾聲,頭都不敢抬,用最快的速度、看起來最清醒的樣子下車。

「噯噯!小姐!你的東西忘記拿!」對方又叫住我,指著跌到腳踏墊上被遺忘的禮盒,我的假裝馬上破功,匆忙用手一撈,車門一關,汽車立即絕塵而去,而十二月的冷風把在原地的我徹底搧醒--

我現在,站在離家兩條巷子外的街口。


酒後的內心吐真言,媽媽的感情觀經得起考驗?

我一邊警告自己下次不能再喝得這麼荒唐,一邊抬起沉重的腳認命往公寓走,隱約記得在剛才的聚會上,Dora還有點怨歎的說難道是因為年紀大了,所以酒精代謝開始變慢?現在喝酒好容易醉。我們聽了之後,狠狠嘲笑她根本是早衰症候群,沒想到……剛才叫車時的我根本已經意識不清了吧?才會連下車地點都出現偏差。

混沌的腦袋隨著身體搖搖擺擺,反覆出現好多畫面,最鮮明的是老家的爸媽身影,他們當初很氣我畢業時一聲不響就北上,在台北看似光鮮亮麗,但也混不出個名堂,要是媽現在看到我醉到連路都走不穩,肯定會逼我立刻離職,滾回家找個普通但穩定、壓力不大的工作,然後跟相親的男人結婚。

『妳們年輕,懂什麼?結婚就是要爸爸媽媽幫妳看對象啊,這是一輩子的事,妳現在哪裡會知道以後有多辛苦?以為很愛就可以結婚了,都不會想噯!』

媽媽的叨唸化為立體聲,在耳道裡大肆放送。她和我爸就是在長輩安排的相親中看對眼的,認識兩個禮拜立刻決定結婚,一路到現在。

所以我媽非常相信這一套--相親,是基於最大利益面為優先的撮合,於公於私,成功率都非常高。


媽媽說,台北這麼大,人這麼多,談戀愛要好的壞的一個個慢慢試,試到後來人都老了,都只是在浪費時間。

她每次勸我相親無果,就會開始說這些有的沒的,我聽到都會背了,有次忍到極點還口不擇言頂嘴:『妳沒試用就敢嫁!不怕性生活失調三十年嗎?!』氣得她氣得又重新唸了我好長一串。

現在想想,就算試用了又怎麼樣?走不下去的還是走不下去,但現實是我的戀情要開花結果就已經夠難了,根本沒有心思想到結婚,所以相親這種極度不浪漫又尷尬的事,根本不存在我的選項內。

『浪漫?浪漫是能當飯吃?!』媽的聲音又衝進耳朵裡了。

我好想跟她說,要吃飯我不會自己去吃?但浪漫可不是到巷口點一碗滷肉飯就能有的,所以才想要啊!


但是我忍下來了。

我媽一連生了三個小孩後,就決定辭職專心做家庭主婦,對她而言,沒什麼比另一半工作穩定、每個月初薪水就準時匯到自己戶頭更浪漫的事了;但今時不同往日,在強調「女性經濟獨立」、「女人都該擁有自己的房間」的時代精神下,我們一掛女性自立自強,的確爭取到衣食無缺的境界了,卻沒想到心靈處於常常萎靡的狀態。

愛與被愛,果然是人生永恆的課題。

就在走往公寓短短兩條巷子的空檔,冷風慢慢擊退酒意,思考雖然亂七八糟,但每個片段都好清晰,就像鞋跟敲擊在柏油路上的叩聲一樣,伴隨著有點歪斜的步伐,迴響在深夜的寂靜巷弄裡。

只是四周未免有點太安靜了,安靜到我試圖想走路小聲一點,然而,就在我想辦法控制腳步的施力點同時,我忽然意識到……自己身後,有另外一個腳步聲。


夜半的不速之客是誰?

「拜託。」現在時間是凌晨三點半,手機那頭的心婕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,「我只是在line上問妳到家了沒?為什麼後來會變成鬼故事啊?妳現在人到底在哪?」

「在家~妳一點都不關心我!」

「妳不是好好的嗎?」她又打了呵欠,這次比較節制,「好啦,然後呢?妳該不會真的遇到深夜跟蹤狂吧?快講快講!」

發現背後有陌生人的我,整個都僵了。

我抓緊皮包帶子,將萊拉她們送的生日禮物也用力抱在胸口,這才稍微有點安全感,路燈把對方的影子拉長、拉到我的視線範圍內,我發現自己與背後的陌生人距離並不遠,我能夠聽出那腳步聲是來自男仕皮鞋的渾厚鞋跟,一想到對方極有可能是男的,我就莫名緊繃起來。

我住的這條巷子一向很安靜,這個時間鄰居幾乎都睡了,要是發生什麼事,誰都來不及救我。

亂七八糟的幻想讓我的背上浮出冷汗,眼看公寓大門就快到了,我加緊腳步,一邊往皮包裡撈鑰匙,但是越急越撈不到,就在我懷疑鑰匙根本掉在uber車上的時候,背後忽然傳來一句:

『小姐--』

『啊啊啊啊啊啊啊!』


暴增存在感的前男友!

說到這裡,心婕非常入戲的在電話中跟著倒抽一口冷氣,急問:「然後咧?」

「我嚇死了,手抖到連包包啊、妳們送的生日禮物全都掉到地上,所以那些……東西全都掉出來……」我一想到那個畫面,就痛苦到氣若游絲,「掉在樓下鄰居面前……」

「gosh,等一下!妳說那個陌生人是誰?妳鄰居?」

「……嗯,他說他是四樓新搬來的,以為我沒帶到大門鑰匙,想說可以幫我開門……結果我跟看到鬼一樣。」哀嚎一聲,我倒進床上的毛毯裡,像隻駝鳥把自己埋起來。「……他還幫我撿東西……我不如去死算了!」

「這是什麼神轉折?!那妳鄰居帥嗎?」心婕畫的重點一向奇特,又很精準。

「…...嗯。」

「嗯是什麼意思?」

「……是我的菜……」我的聲音從毯子裡傳出,就像被重重一擊的悶哼。

「哇嗚~」心婕驚呼一聲,「除了幫妳撿情趣用品以外,其它劇情就跟《艾蜜莉在巴黎》差不多耶。」

「什麼艾蜜莉?」我聽不懂。

「拜託,妳這麼有空,麻煩追個劇好嗎?」不用看也知道她在那頭翻了個白眼,「後來呢?怎麼收場的?」

「我就整個酒醒了啊,趕快把東西都亂塞到包包,結果鑰匙又埋在裡面拿不出來,所以還是請新鄰居打開樓下大門,天啊!我怎麼會這麼丟臉……」


「算了啦,這也算給對方留下印象呀,就幾個情趣用品男生不會這麼大驚小怪吧?搞不好他也沒看清楚。」心婕倒是很會睜眼說瞎話,忽然她又話鋒一轉,神祕兮兮道:「對了我差點忘記,除了鄰居,妳也讓某個人很記憶深刻哦~」

「誰?」

「Nick,他來問我妳不想跟他連絡了是不是?他私訊妳生日快樂結果不讀也不回。」


我有點意識到、但又不太敢確定,只好裝傻問:「蛤?哪個Nick?」

「……妳前男友。」她頓了兩秒,又怕我聽不清楚似的:「妳、曾、經、好、想、嫁、的、前、男、友!」

to be continued

收看下集


#戀愛 #感情 #性愛 #性慾 #性經驗 #吸吮 #陰蒂 #蜜探 #情趣 #情慾 #做愛 #愛愛 #高潮 #自慰 #成人用品 #吸吮器 #sextoys #sex #女性用品 #成人小說

訂閱新消息!

購物車 (0)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