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情慾勇往直前 進擊的戀情開端?談戀愛的天時地利人和,比想像中更難(4)|情慾小說連載-METIME

{前情提要}與姊妹淘度過三十歲生日趴的小蜜彷彿被開通了戀愛頻道,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為什麼始終遇不到完美的愛情?與此同時,忘不了的前男友又來撩撥一池春水,天菜鄰居則釋出「不想只是鄰居」的善意……桃花紛至,小蜜究竟要吃回頭草還是吃窩邊草?......收看上集


我忘了自己有沒有說「好」?但腳步下意識就跟著天菜鄰居走......噢不,他現在有名字了,李家翰。我忽然想到,大家都說認識一個人就先從自我介紹開始,但我的自我介紹是昨晚那盒情趣用品......比起李家翰這個順口又通俗的名字,我的開場白的確驚世駭俗了一點。


人生世事難料。早上下樓時還曾祈禱不要再遇到天菜鄰居,沒想到一個小時內情節又急轉直下,我呆呆看著對方掏出鑰匙,打開家門,脫了鞋,然後又回過頭,「妳等一下。」

果然就像他說的,我不用進去沒關係。真是體貼又懂分寸的人,撇除我心中的尷尬,他對我的態度根本一百分,剛剛好又不失禮的友善、清楚又有餘地的應對……想到昨天跑攤,臨要走前我們在酒吧門口被幾個半醉的男人堵住,一上來就動手動腳的拉扯,怎麼拒絕都沒用,還驚動了門口的保全過來調節,當時萊拉就氣沖沖的說,小蜜不談戀愛是對的,男人都是爛貨!Dora還在旁幫腔。


我想她們只是醉話而已,尤其Dora,她是我們四個裡面最放得開、最快走出結束的戀愛,也最容易發展全新關係的超時代女性,我認識她七、八年,她睡過的男人沒有五十也有一百,最長半年最短兩週,但無論時間長短,她一視同仁,每個男友都會拉出表格紀錄比較,更獨特的是她與每一任都好聚好散,事後也常連絡,彷彿未來某個時機一到,就有可能愛火重燃。

『妳跟男朋友都這麼好,為什麼這麼快就分手?』我曾問過她,Dora當時的回答是:妳要看好的一面啊,兩個人在一起哪有永遠無風無雨的,幸運的話,很快就會發現不適合啦。


我本來還打算問她,難道在妳睡過的那五十還是一百的對象裡,就沒有能讓妳定下來的人嗎?話欲出口緊急想起,Dora的確曾經至死不渝過,她剛畢業出社會交往的那一任男友,在一起五年多快六年,穩定到讓她一度拋棄我們這些好姊妹,都已經討論到結婚瑣事了,結果對方在同居時劈腿收場,劈的還是Dora的公司同事,天作之合立刻成為爛俗的八點檔。


所以Dora所謂的幸運指的是「很快就會發現不適合」,而不是「很快就會發現適合」......原來到了現在,我們感情狀態必須靠反指標認定嗎?想想就覺得心累。


要不要踏出下一步?前方戀愛紅燈預警!心跳正在猛烈鼓動

「這給妳。」

李家翰的聲音讓我回過神,同一時間暫時忘記的胃痛也回來了,我忍不住抱著肚子噢了一聲。

「妳還好嗎?」

「......還可以。」

我抬頭,擠出一絲微笑,眼神忍不住好奇的往他背後飄,他的房子應該重新改裝過,和老公寓的外表不相符,裝潢選的是這幾年很流行的清水模工業風設計,一眼望去大部份家俱都是黑灰白的無彩色風格,但東西不多,感覺還沒整理好,有些紙箱半開著散落在落地窗旁,不像個舒適的住處,除了往我們這裡不斷飄來的咖啡香氣以外,我發現自己看的太仔細了,「這個......胃藥謝謝你哦,等藥局開門,我再還你新的一盒。」

「哦,不用客氣。」李家翰搖頭,身體往屋裡讓了讓,「我在煮咖啡,可惜不能請妳喝一杯。」他指指抱著肚子的我。

「哈......沒關係。」別說黑咖啡,就連剛才的早餐我都快吐出來了,「那,我上去囉,再見。」

「那個,」他叫住正要轉身的我,表情像是下定決心那樣的慎重,「妳叫什麼名字啊?」

咦?

我這才想起從昨天到今天,我完全都在某種錯愕的狀態下與他相遇,根本沒有好時機可以介紹自己,如今面對天菜鄰居炯炯有神的眼光,握著胃藥的手有點抖,胃痛的感覺逐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心臟像鼓聲般的跳動,咚咚咚,再安靜一點就會被聽見的興奮與緊張。


「我,我叫那個,」妳冷靜!「我姓周,朋友都叫我小蜜,你,你也這樣叫好了,我比較習慣......」

「好啊那我就這樣叫,」李家翰很順口接過我的話,「我是系統工程師,妳呢?妳做什麼工作?是不是賣情趣用品的?」

「蛤?!」


是要繼續往前走,還是把那個曾經很認真的自己撿回來?

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

餐廳中央的四人桌旁,坐在其中一個位置上的心婕笑到無法控制,眼淚幾乎要從眼角飆出來,我在桌底下伸腳踢她好幾次,還是抵擋不了她的音量。

「不要再笑了!」

趁著義大利麵上桌的同時我警告她,心婕拿餐巾紙擦擦眼淚,幫我們拿出籃子裡的餐具,一邊說,「妳幹嘛生氣啦?我們送的情趣禮盒根本就是妳的媒人耶,居然會有這種火花。」

「新鄰居真的是妳的菜?」萊拉把生菜沙拉裡的果乾都挑掉,表情一臉不可思議,「這也太神了吧?我家樓下住的只有一家四口,兩個小孩像牛一樣衝來衝去,整天碰碰碰的,有夠吵。」

「你們住得這麼近,對方感覺也不錯,很有發展空間耶,」Dora把盤中的蛤蜊肉挑出來,「那妳怎麼回他?」

「......我能怎麼回他?」無精打采,我捲起一口麵,「當然說我不是啊。」

「那妳怎麼解釋情趣用品的事?」Dora好奇。

「我就說是姊妹送的嘛!這事實啊。」

「他會相信嗎?」萊拉慢條斯理的咀嚼生菜,「妳倒不如說妳是情趣用品的行銷企畫,順便問他喜歡什麼類型的情趣用品?妳可以做個市場調查一下,妳看,這樣就多了好多話題哦。」

「對嘛,小蜜還是這麼遲鈍。」心婕白我一眼,「天菜都找話題跟妳聊了,妳偏偏要句點人家。」

「妳們是瘋了嗎?」我差點被麵噎到,「我就只用過那個爛死的震動小騎兵,是要怎麼跟他聊情趣用品!」


聽到「震動小騎兵」,她們又被啟動開關,全都大笑起來。


週六晚上七點,原本只約了心婕出來晚餐,沒想到萊拉和Dora一聽說天菜鄰居的事,紛紛取消原本的約會集合在此,結果又變成姊妹聚會。

「啊?所以說,妳昨天回家沒有試用嗎?」Dora抓到(她認為的)重點,「不會吧?沒跟天菜鄰居酒後亂性就算了,連自己來都沒有哦?」

「我回家就睡著了好不好,我喝太醉了啦,沒吐就不錯了。」我含糊的說,假裝沒看到心婕曖昧飄來的笑容。

「幹嘛幹嘛?」萊拉逮到我們之間的眼神交流,「妳們有什麼秘密沒講?」

「哪有啦!」我連忙反駁。

「從實招來哦~不要之後有什麼事又要找我們商量!」萊拉氣勢洶洶。

「我......」

「哎呀,」心婕喝了一口水,完全不管我的瞪視警告,「也沒什麼,就是Nick啊,他好像想跟小蜜復合耶。」

「什麼?--」萊拉和Dora雙雙倒吸一口氣。

我急著說,「鄭心婕妳不要亂講!他哪有要跟我復合啦!」

「那妳幹嘛不回他私訊?」心婕理直氣壯。

「就被其它訊息洗掉了啊--」

「那Nick到底跟妳說什麼?除了生日快樂以外的?」

「沒有啦!」

「我太了解妳了,一定有!」心婕賊笑後改口,「不對,應該是我太了解Nick了,無事獻殷勤,有鬼。」


Nick和心婕同公司不同部門多年,當初就是心婕把他介紹給我的,心婕的確比其它人知道更多內幕,所以萊拉和Dora立刻就相信她的話,逼問的眼光朝我投射而來。

「就......」我進退兩難,「也沒什麼,他就說......說他還是很想我啦。」


話一出口,姊妹們通通靜音,若有所思的看著我,最後是萊拉先開口:「所以咧?妳有什麼感覺?」

「......哪有什麼感覺。」我發現自己拒絕去想這個問題。

「應該有心動吧?!」萊拉看著我的一言難盡,自己補充,「妳當初根本愛死他了,要不是兩個人步伐不一致,也不用分手。」

「而且你們床上不是很合?」Dora的重點永遠和身體契合度相關,「可遇不可求哦。」

「妳到底怎麼回他?」心婕急著問,「妳說說看,要不然禮拜一開會的時候他遇到我一定會狂問啦!」

「我沒回啊......」

「所以妳怎麼想的嘛?」心婕又問。

「我怎麼想的哦......」我漫不經心玩著盤中的麵條,整個腦子裡亂七八糟的,老實說要不是現在被逼問,我也沒認真想過我和Nick是不是會在分手後,還有機會發生下一步?


或者是,我不敢想吧?

交往兩年、試著結婚,要在幾個月裡忘掉這一切、對Nick完全沒感覺,是不可能的。我們擁有很多美好的時光,我也對彼此的關係與未來有過很多幻想,就算現在回想起來似乎太一廂情願,但是當時的我很認真。


Nick對我,也曾經很認真吧?


想著想著,有點委屈,有點無奈,我忽然就哭了。

眼淚啪啦啪啦掉進原本就很鹹的義大利麵裡,已經沒辦法再吃了。


to be continued


#戀愛 #感情 #性愛 #性慾 #性經驗 #吸吮 #陰蒂 #蜜探 #情趣 #情慾 #做愛 #愛愛 #高潮 #自慰 #成人用品 #吸吮器 #sextoys #sex #女性用品 #成人小說 #連載小說 #情慾小說 #女性專欄 #女性文章 #按摩棒 #禮盒

訂閱新消息!

購物車 (0)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