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蜜編

有你在身邊的每日激情 就是最難忘的蜜月假期|情慾故事-METIME


一走進十二月,氣溫就開始快速下滑,伴隨著滴滴答答綿延不絕的雨,濕意蔓延全身,使人懶惰。

一走進十二月,氣溫就開始快速下滑,伴隨著滴滴答答綿延不絕的雨,濕意蔓延全身,使人懶惰。Penny特別怕冷,更討厭下雨,每天上班都要拖拖拉拉,常常是Stan要出門了還三催四請,才能讓她甘心下床。


很難早起是Penny的壞習慣,大學時早八的課她從沒一次準時過,尤其下雨時她幾乎可以賴掉整整兩堂,每次都得靠同學掩護點名,偷偷摸摸閃進大教室、藏身在最後一排規避教授的目光掃射。


大四後Penny依然故我,有一天她在傾盆大雨中驚醒,發現自己快錯過了沒點到名就可能被當的新聞傳播史,慌亂匆忙下不小心跑進錯的教室裡,用落湯雞的狼狽姿態,就這樣與別系的Stan認識。


每次說到相識的過程,他們總會笑著說,如果Penny每天準時上課的話,她和Stan就會是絕對的兩條平行線,永遠沒有與真命天子相遇的一刻。


他們在很青澀的歲月相遇,戀愛、交往,一路走來充滿磨合的痕跡,沒有總是天衣無縫的相處,但關鍵時刻,都願意為對方各退一步。


就是那一步,令愛情昇華,成為生活的必需品,成就永恆的結合。


當你不在身邊的此刻    無法控制的纏綿幻想

當你不在身邊的此刻 無法控制的纏綿幻想

他們是在一年半前的五月結婚的。


分別說服了彼此的父母,不要婚宴沒有婚戒,沒有兩個人都笑僵的婚紗照,大聘小聘都免掉,他們挑了一天好日子,穿上洋裝和西裝,就像《慾望城市》裡的凱麗和大人物那樣,很簡單的到戶政事務所辦好結婚登記。


但Stan和Penny不是因為像男女主角那般受盡波折所以平淡;而是都在事業上升期的他們有個默契,寧可省下一切不必要的花費、慢慢積蓄各自在公司的假期,也要挑個最好的時候、去最好的地方,度蜜月。


結果辦好結婚沒多久,Stan就拿到難得的外派機會,去了加州。一去就是八個月。那八個月裡,他們每天克服十多個小時的時差,堅持在充滿雜點的視訊裡看見彼此的臉,『我自己爬不起來,一直遲到。』掩飾無法見面的失落,Penny撒嬌式的抱怨;但最多也就這樣,她很清楚,Stan如果這次外派順利,回國就能升職嘉獎,比其它同期更快達到他的目標,這麼難得的機會不能錯過。


Stan有些抱歉,『回台灣我們就去蜜月。』他說。

他已經想好了,一定要去那個有許多小海島相連的國家,每天在大海中央入睡,在浪聲中甦醒,聽說那裡都是細白到不可思議的沙灘,清澈見底的島礁,讓人讚歎不已的日出和夕陽……

他已經想好了,一定要去那個有許多小海島相連的國家,每天在大海中央入睡,在浪聲中甦醒,聽說那裡都是細白到不可思議的沙灘,清澈見底的島礁,讓人讚歎不已的日出和夕陽……視訊斷斷續續,Penny常常聽著聽著就睡著了,Stan描述的那些景色融為夢的背景,然而夢中的她有著其它的想像…...


她躺在白紗輕飄,柔軟到彷彿陷落、彷彿無邊無際的四柱床裡,全裸的身軀扭動著火熱發燙,但指尖微微冰涼,她比起平常的自己更大膽,主動伸手撩撥男人最敏感而堅挺的地方,像觸電一樣的緊繃賁張,跟著低沉的呻吟在收縮,似乎下一秒就會爆發;但是還沒有,她會坐上去,感受被粗硬貫穿的瞬間,她會將白皙滑膩的小腿纏在男人脖後,將他勾向自己,因為快感而收緊的每一下,都是強烈到讓人暫停呼吸的深深進入。


男人矇住她的視線、綑住她的手腕,舌尖在她身無寸鏤的肌膚間滑動遊走,拿出她藏在抽屜裡的小東西,用震動刺激最敏感的位置,她高高低低的呻吟,無助翹高豐潤的臀間,在哀求想要,終於,男人從背後找到長驅直入的洞口,她飽漲的柔軟胸口被撩出紅痕但不覺得痛,在半光半暗的視覺裡,所有感覺被昇華,她得到像是融化在大海裡、被無數海浪翻騰的高潮。


她在大浪中醒來,下身總是一片潮濕,比起綿綿蔓延的雨,Penny更希望可以用這蜜般的濡濕,迎接Stan的來臨。


當Stan終於結束外派回國時,改變許多人生活軌跡的疫情就爆發了,他們被困在這座雨不停的城裡,每天看國際新聞都是鎖城、封鎮的消息,原本的蜜月計畫被無限期推遲,也許是一年,也許是兩年,也許再拖延下去,他們就會有其它無法變動的計畫…...Penny的確有點失望、但更慶幸Stan及時回到台灣,不像其它被分隔兩地的情侶或夫妻,沒有什麼比他安全的在自己身邊更重要了。

她在大浪中醒來,下身總是一片潮濕,比起綿綿蔓延的雨,Penny更希望可以用這蜜般的濡濕,迎接Stan的來臨。

世上最美好的蜜月假期 是因為我們在一起

2020再難捱,也要過去了,跨年的三天假期Penny打算與Stan窩在家裡,不去101煙火、演唱會的人擠人,不去高空餐廳的天價晚宴,她就想待在家裡,如果能遠離這座城市蔓延的潮濕就更好了。


她是這麼想的,不管外面怎麼樣,只要能在一起就好了。但三十一號那天她早早就被挖了起來,『我要帶妳去一個地方。』Stan神秘的說,甚至連假都偷偷幫她請好,行李呢?『昨天妳睡覺之後我就整理好了。』


她迷迷糊糊被帶上車,出發時這座城市的天都還沒全亮,Stan催動油門一路往東,拍在窗外的雨絲逐漸變小、變短,然後蒸發,『我們要去哪?』Penny在斷斷續續的瞌睡間不斷問著這個Stan始終不回答她的問題,總覺得開了好久好久,最後她在一座充滿陽光的濱海城市中醒來。


不是那麼細白的沙灘,不像蒂芬妮藍的乳綠色海水,也沒辦法睡在大海中央;但Penny站在夕陽下,海面上暖金色淡光閃閃發亮,在他們相偎的身影鍍上一圈暈芒,每一刻都比Stan說過的景色還要更美,Penny忽然懂了,重點從來不是去某個遙遠的仙境度假;而是他們能夠在一起。


『以後再補一個更好的蜜月。』直到現在Stan還是有點抱歉,但Penny搖搖頭,不管那以後是一年,是兩年,還是更久,只要現在能在一起就好了。


她想起那些陷落在無邊快感、瘋狂又刺激的性愛夢境,悄悄問他:


『那個,飯店的床,很大嗎?』


她想起那些陷落在無邊快感、瘋狂又刺激的性愛夢境

#戀愛 #感情 #性愛 #性慾 #蜜探 #情趣 #情慾 #做愛 #愛愛 #高潮 #自慰 #成人用品 #吸吮器 #sextoys #sex #女性用品 #成人小說 #情慾小說 #女性專欄 #女性文章 #按摩棒 #禮盒 #情侶 #夫妻 #蜜月假期 #Honeymoon